制作吉他的木材详细说明

选择什么样的木头来制作吉他?这到底是出于满足经验判断的某种需要,是个人审美的选择,抑或是带点刚柔并济辩证色彩的问题?通过上百年来的发展,吉他制作家使用的木头种类繁多并且形成一定的规律。现在我们立足于今天的世界,在回顾历史演变而形成的规律的时候,仿佛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远望。

面板是共鸣板,它将琴弦振动的振幅扩大并向空间辐射声能。作为共鸣板本身,要求材料具备低阻尼,共振性能好并且有着规律的周期的特点。实际效果考证着我们的选择,这种材料必须尽可能地满足这些苛刻的条件。生长自欧洲的针叶类软木——白松,共振性很高,音色好,发音效果稳定,由于拥有这些诸多的先天优势,上百年来一直都是制作吉他面板的不二选择。直到20世纪60年代,在另一种生长自美洲的针叶类软木——红松的挑战下,地位终于被撼动了。时至今日红松在吉他上的应用已经非常的普遍,仿佛它天生如此。这种分庭抗礼举动,要追溯到19世纪60年代西班牙吉他制作家何塞•拉米雷斯三世(José Ramírez III,1922–1995)首次对美洲红松这种木头的发现,并且获得众多吉他制作家广泛运用的实例。

背板和侧板作为对面板的支持,通过稳定声学空间保证了声波的持续作用。这需要质地稳定,并能对面板某方面振动的不足进行补充的材料。属于硬木的阔叶树材玫瑰木凭借其自身的稳定性,宽广的频率响应范围,以及突出的音色个性脱颖而出,战胜了所有的对手。经过枫木—柏木—古巴桃花芯木历任的挑战,它作为首席接班人的身份是经过非常漫长的时间考验过的。无论是印度玫瑰木,马达加斯加玫瑰木,还是巴西玫瑰木,都成功赋予吉他高贵的声音,舒适稳定的,完整的音色和明确的个性,形成现代古典吉他的定义。

在1706年,法国巴黎的巴洛克吉他制作家让-巴蒂斯特•(Jean-Baptiste Voboam,1658–1731以后)便已经使用极具异国情调的木头——Violet wood(又叫Kingwood,国王木,是玫瑰木的一种),它非常薄,密度非常高。鉴于当时的情况,我们猜测制作家是为了装饰效果才选用的这种木头。然而在1878年,在安达卢西亚的吉他制作家Juan Pages使用巴西玫瑰木作为背板并被往后的西班牙吉他制作家所继承时,我们不得不开始认为,他可能就其声音效果而言已经取得了某方面被确定的经验。

赢咖注册登录平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木头被确定最好的选择。值得注意的是,制作家们尝试其他木头的热情却是丝毫不减。安东尼奥•托雷斯(Antonio de Torres)在19世纪末频繁地尝试枫木,弗朗西斯科•辛普利西奥(Francisco Simplicio,1874-1932)在生前的30年里一直偏爱古巴桃花心木,伊格纳西奥•弗列塔(Ignacio Fleta)在1958年左右开发了焰纹枫木的使用。其他已经被尝试过的木头还有:紫心木(Purpleheart),斯里兰卡缎木(Ceylon Satinwood)和古巴桃花心木(Cuban Mahogany)等等。

赢咖注册登录平台指板首选材料是乌木,也是一种来自非洲的硬木。指板使用乌木并作为这一吉他的部件单独存在并不是天生就有。在19世纪以前的吉他,指板与琴颈不分家,制作家直接在琴颈平面上开槽镶进品丝形成指板功能,并配予各种当时的装饰花纹(图例)。其有效区域也仅限于琴颈表面,并没有延伸到琴颈以下的面板范围。在奥地利吉他制作家斯塔弗(Johann Georg Staufer,1778~1853)与其他同时代的制作家的共同努力下,指板区域从琴颈往下一直延伸到音孔旁,并在12品的位置对准了琴颈和琴箱连接处。大约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制作家们发现了稳定性极佳的乌木非常适合充当指板的角色。于是它被刨成很薄的长条型,巧妙地安装在了琴颈表面,并一直延伸到了音孔,从此很好地保证了琴颈与音准的稳定(性能见American Lutherie 4)。由于乌木本身密度非常大,阻尼系数也大,指板对整体声音的影响是需要加以综合性的眼光来考虑的。比如一部音箱较小的吉他,或者琴身谐振不那么好的吉他,其声音更容易受到乌木的抑制。此时选择密度较低,阻尼系数也较低的玫瑰木会更为妥当。

琴颈的材料选择并不单一,同样呈示出一个发展变化的历程。19世纪的吉他大多数使用欧洲的枫木,20世纪开始逐渐过渡到中南美洲产的桃花芯木。近年来中南美洲的桃花芯木被列为濒危物种,于是非洲的桃花芯木和另一种性能相近的产自南美或西班牙的红松木(Cedro)成为了接班人。关于琴颈对声音的影响,使用电吉他的有经验的演奏者可能有着更多的发言权。他们明显地能发现枫木琴颈制作的吉他声音更明亮,而使用桃花芯木会使吉他更具木质的温暖。无论是桃花芯木还是红松木,它显然是一种硬木,——它也必须得是,因为它要和指板一起承受来自琴弦约70KG的拉力而不能变形;然而矛盾的事情也在这里,正因为它是这一端琴弦拉力直接作用的载体,它必须像面板一样对声音有良好的传导,它必需要有很好的弹性,才能形成良好的谐振。琴颈的木头要判断合适与否并不简单。它们之间的柔韧度,密度和重量千差万别,吉他制作者制作的吉他类型和重量也是不一。总而言之,良好的谐振是唯一的目标,只有凭借细致入微的观察和积累经验,才能战胜这个难题。

 

下面是一些吉他制作上常见的木头的简介。

 

赢咖注册登录平台白松(Picea Excelsa, Picea Abies),

白松是轻质的针叶类木材,生长在海拔1,000米以上的地带。带有柔和,明亮的颜色。白松的质地各不相同,这与其生长和年轮有关。这种木材共振性很高,音色好,发音效果稳定,这些优势很适合用于制作乐器。

音色特点:清晰而通透,高音饱满,丰富的色彩,光芒四射,充满挑战,巨大的声音潜力。

 

赢咖注册登录平台红松(Thuja Plicata)

红松是另一种针叶科的木材,来自加拿大和美国北部。其质地轻,纹理好且坚固,呈红棕色。比白松具有更多纵向的弹性。

音色特点:热情,饱满温暖,容易操控,穿透性相对较小。

 

赢咖注册登录平台印度玫瑰木和巴西玫瑰木

这种咖啡色甚至紫色的木材非常坚固,不易开裂和变型,是制作乐器的珍贵木料。巴西玫瑰木的硬度通常比东印度玫瑰木高。其颜色有鲜橙色,黑紫色和橄榄绿。巴西玫瑰木的纹理显眼。

赢咖注册登录平台音色特点:饱满,高音深邃辉煌,低音充分强壮,往往显示出“西班牙”的感觉。

 

欧洲枫木

来自于欧洲山脚和高山的这种木料是最传统的声音木料之一。这种密度高,音色明亮的木料能用于制作绝大多数弦乐器的的背侧板。在众多的枫木种类中只有两种能用于乐器制作:虎皮枫木——拥有波折起伏的纤维纹理,以及所谓的雀眼枫木——以其分叉状的纹理分布著称。

音色特点:晶莹透亮。力量感强,低音紧密,明亮,歌唱性的高音,适合巴洛克,古典或现代音乐。

 

乌木

“如乌木般黑”-这种木头不仅是因为童话《灰姑娘》而为人所知,也以其坚硬,坚固著称。它来自非洲中部,东南亚和美洲中部,在乌木众多品种中,只有15%是天然纯黑的。它能用于背侧板,从而带来深沉饱满的声音。一般用来制作指板。

 

桃花芯木

赢咖注册登录平台桃花芯木是非洲和中美洲许多木材的通称。这类红棕色的木材质量稍重,纹理清晰。这类木材的硬度各不相同,取决于其品种。用途: 琴颈,背侧板

音色:非传统,明亮

Download Full Premium themes -
Free bookamkers reviw.